文章分享


出軌-婚前十小時新娘放縱出軌了

出軌 – 君悅徵信社

出軌-婚前十小時新娘放縱出軌

出軌,總是逃不了這四句話。好久不見,出來坐坐。我們來瓶酒,你喝一點兒沒關係。這麼晚了,我送你回家。到我家了,上去坐坐喝杯茶。君悅徵信社   蔡閨徵信

忘不掉的往事

2004年1月的一天上午,我坐在髮廊的蒸汽罩下昏昏欲睡,為了準備明天的婚禮,我已經幾天都沒有好好睡一覺了,我的未婚夫聖杰坐在我旁邊也是眼光渙散,呵欠連天,我看看他,他也瘦了好多,一臉的疲態。我要他回去休息,酒店已經訂好了,花車也早安排下了,禮服都備齊了,只要上午我把頭髮燙好,下午去做個皮膚護理,然後明天一大早起來就萬事俱備了。聖杰聽著我點數,拍拍我的肩說:好吧,那我回去睡覺了,不然明天真怕撐不下來。

我看著他離開,彷彿又回到小時候。我們是同班同學,每次都是我把作業做好,等第二天一大早去喊他去上學,把自己的作業借給他抄。聖杰貪睡,總是起得晚了,急得我們兩個人拼命地往學校跑。

虹婷抿然,為他們從前那些不經世事的爛漫與天真:我們兩家住得很近,就在一條巷子裡,巷子很短,短得只要他站在他家的窗戶裡放聲一喊,我在家裡就聽得到。

等我忙完一切回到家,已經快晚上8點了,我站在鏡子前面,又試起明天要穿的禮服。望著鏡中成熟、鮮豔的準新娘,我忽然覺得自己好陌生,聖杰好陌生,我心裡一直以來的忐忑不安又沉渣泛起了。那還是訂婚的時候,望著面前那個即將給我戴上戒指的男人,我忽然覺得自己很無助,我不知道和這個人會有怎樣的未來,會一輩子恩恩愛愛還是終究會各有所愛。那是我第一次動搖與聖杰在一起的信心。可是很快我就壓下了這個可笑的念頭,我跟聖杰一起長大,我們都清楚對方是什麼樣的人。

自從出現的那一天就沒有真的消失過,反倒隨著婚期的臨近越逼越緊。明天,我就要跟聖杰在眾人的見證下結為夫妻,我忽然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!結婚讓我不安,可是究竟為什麼不安,我卻不知道原因。

虹婷幾乎是一口氣說完這一長串的話,臉上露出迷惑並苦惱著的神情,像無助的小孩,可是,她的不確定卻沒有人能夠給她確切的答案,因為,生活本就是那麼地不確定。

決堤的暗湧

其實,人都有這樣的時候,特別是面臨重大選擇,你應該給聖杰打個電話,把你的感受告訴他。我想安慰眼前這個看上去弱不經風的人。

我打了。虹婷雙手絞在一起,指甲快掐到肉裡了。

我給聖杰撥電話,我想告訴他訂婚以來我的不安和動搖,以及今晚的害怕,我並不是要他給我保證,我只是想把自己內心湧動的不安定告訴他。以前當我被一些念頭糾纏著的時候,我需要找一個人說出來,這樣心裡會好受很多。可是,聖杰關機了,他一定睡得很沉。都快11點了,我把自己埋在被子裡,想早一點睡,可是卻擋不住黑暗給我的壓力,我覺得自己不受控制地在往下沉。

凌晨1點鐘,我偷偷溜出家門,我想看到聖杰的窗口還有燈亮著,可是望見的卻是那扇靜謐得漆黑一片的窗。站了一會兒,我決定不回家,索性在外面走走吧。我想找一個人說話,那些紛亂的想法弄得我胃疼。

我心煩就會導致胃痛,和條件反射一樣,虹婷看看我,似乎覺得我並沒有真的聽懂她要說什麼,就補充道,我有時會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,做過了又後悔。我並未覺得她的話裡還另有深意。

我又打了幾個女伴的電話,她們都關機了。最後,我撥了南野的號碼,這麼晚只有他還開著機。南野是我的大學同學,也是聖杰之外我唯一可以視為好朋友的男性。他這個人開朗,豁達,總能三言兩語就把你最窩心的事化解開。讀大學的時候,就有同學私下傳言我們在談朋友,但其實我跟他只是很要好的朋友,因為在外地有我青梅竹馬的男朋友聖杰。

那個晚上,我獨自走在去附近一個酒吧的路上,我和南野約好在那裡見面。我問自己:如果當初為了南野而放棄聖杰,現在的我會過著怎樣的生活?問完我自己也覺得好笑,明天,我就要當新娘了,卻還在這裡想入非非。

南野比我先到,他找了個靠窗口的座位,要了杯紅酒。南野請我坐下,問我為什麼這麼晚還不休息,我告訴他明天我就要結婚了,他的下巴都要掉下來,質問我為什麼不給他請柬?我說,因為你不是我的同班同學,因為我們並不是走得很近,因為……

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就是不想通知他,或者,是我根本就忘了通知他……虹婷沉吟著,卻找不到合適的表達。

如果回到從前

我把我的不安和害怕都跟南野說了,南野說:人們對一切不確定的事都會心生膽怯。這話讓我覺得豁然開朗。

或者是因為南野跟我講了很多婚姻幸福的故事,或者是因為酒精的緣故,我感覺自己慢慢放鬆下來。我們聊了很久,買單的時候我搶著付錢,因為覺得今晚很感激南野,明天我終於可以一身輕鬆地去結婚了。

從酒吧出來,街上的涼風一吹我就覺得頭暈目眩,南野說,送你回家吧,我說不,千萬不能讓家人知道我這個時候了還跑出來跟人喝酒。

那去我家吧。南野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。

虹婷揉了揉眼睛,換了一個坐姿:我原想在南野家先呆幾個小時,然後一早買了早點回家,就說我剛起床。可是,我卻沒想過留在南野房裡會發生什麼事。虹婷的講述突然變得吞吞吐吐,每個字彷彿都要調動全身的力量才能說得出來。

南野並沒有強迫我,我想是我自己受不住誘惑,可能我心底一直都是喜歡他的,只是自己從來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。那一夜,我有時候無意回想起來,歷歷在目,可是當我要認真去回憶,我們說的那些話又怎麼也想不起來了。

第二天清早,南野把我送到巷子口。我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,我不敢看他,他好像也沒有看我。從計程車上下來,沒有馬上回家,而是站在車旁,想再看南野一眼。當他隔著玻璃朝我揮手,我卻連忙轉頭往家跑去。

沉浸在喜慶氣氛中的家人沒有誰發現我昨晚一夜未歸,所有的事都按照早就定好的程序按部就班地進行。我像個木偶一樣,被人牽著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。直到主婚人要聖杰在大庭廣眾下向我求婚,他單膝跪地,對我說:我愛你,一生一世都愛你,嫁給我吧!那一瞬間,我突然心裡難受無比,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。

因為喝多了酒的緣故,新婚之夜,我的頭疼得厲害,胃也難受。聖杰體貼地幫我泡了茶,又灌了熱水袋。他很快睡熟了,而我卻頭痛欲裂,翻來覆去,我不知道是不是該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訴他。不說我覺得對不起他,說我又沒那個勇氣。最終,我把話藏在了心底。可是這件事卻始終壓在我的心頭,醒也想起,睡也夢到。

婚後聖杰對我很好,凡事呵護我,讓著我,但他越好我越有愧。

前些天,是我們結婚一周年。那天晚上,我們一起吃飯看電影慶祝。晚上,他變戲法一樣變出一條鑽石項鍊送給我。我恍然明白,為什麼這幾個月他煙也抽得很便宜,手機也不換了。

虹婷又揉揉眼睛,她的眼睛已經被揉得很紅了,卻還是止不住淚水淌下來。

我這些天一直很不舒服,我想如果一切能倒回到結婚前的那個晚上該多好!如果聖杰的手機還開著,那個晚上就什麼都不會發生了,又如果,我為南野放棄聖杰,我的生活可能也會完全不一樣。但現在,我唯一能確定的是,我愛聖杰,雖然當初我並不知道自己有多愛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