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享


感情婚姻-我的新婚妻竟是別人的老婆

感情婚姻 – 君悅徵信社

感情婚姻-我的新婚妻竟是別人的老婆

這樣的感情真的可以說放就放了  這樣的婚姻真的可以繼續下去嗎?

君悅徵信社   蔡閨徵信社

我想,人生難得遇到一次真愛,為了自己的幸福,應該全力去爭取。

在我們結婚的第6天,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,他凶狠狠地對我說,他是她的前夫。

我像一頭發了狂的野獸一樣,控制不住自己,打了她兩個耳光。

她留下了一張紙條,說:我出去玩一會,下午就回來,你別擔心!她就這樣走了,肚子裡還懷有我們愛情的結晶。

初見面時,曉平謹慎而拘束的跟在我後面,走進報社大廳,他穿的棉布鞋,與他整潔筆直的西褲有些不相稱。我笑著請他開始講述,他顯得有些緊張,但馬上像記起些什麼似的,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堆紙來,一一鋪開指給我看:這是她和她前夫離婚的協議書;這是我們結婚時的證明;這是前不久我去她老家找她時貼的尋人啟事……

同生緣

我和緋青的戀情有點戲劇色彩,那是在2004年的七夕,我在一個建築工地打工,由於生活單調枯燥,下班後的我用手機參與了一個叫同生緣的短信聊天欄目。當我剛剛註冊成功後,一個叫緋青的網友便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,我也禮貌的回了一條。但讓我頗感意外的是,短信剛發出去,就收到了她給我打過來的電話。雖然是初次接觸,但我們還是天南地北的聊了半個多小時,漸漸開始熟悉起來。

在接下來的近兩個月時間裡,我們一直聊得很投機,感情不斷升溫,還互贈了相片。到了8月底,我們都已離不開對方了,每天都要互發50多條短信或通話半個小時以上,真有點一日不聊,如隔三秋的感覺。有一天,緋青忽然在電話裡哭了,她說,再過一段時間就是我們共同的生日,她好想和我在一起快快樂樂過一個生日,然後跟我回老家舉行婚禮,快快樂樂和我過一輩子。我雖然很受感動,可是想著短信世界的虛擬化,也有些猶豫,她見我遲遲不作回答,哭得更加傷心了……

此後的幾天裡,緋青每次給我打電話,說著說著都會哭起來,我心裡也難受。我想,人生難得遇到一次真愛,為了自己的幸福,應該全力去爭取。

我坐了兩天兩夜的車,帶著一支玫瑰和兩塊刻有彼此名字的小玉佩去見緋青。見面時,所有的忐忑不安都消失殆盡,原來我們竟如此的投緣,像熟悉很久的老朋友一樣,沒有半點拘謹。我帶著她,回到我的老家。我的父母都非常高興,對緋青很好,我更是對她百依百順。此後的一個月裡,我們沉浸在浪漫而甜蜜的二人生活中……

那段時光是我最快樂最難忘的時光,我常常在想,就算後來緋青對我萬般絕情,我還是對她恨不起來,或許就是因為過去她給我的記憶藏著太多的甜蜜!曉平痴痴的喃喃自語著,這段愛情,顯然已經給他年僅23歲的人生烙上了深深的印記。

結婚證

在家閒了一個月後,我們準備找份工作來做,這時,我爸拿出他的全部積蓄—4萬元,給我們在鎮上盤下了一家服裝店。我們努力經營著這家店,一心只想多賺點錢,早日風風光光的舉辦婚禮。

其間,我多次催她回去拿戶口簿過來辦結婚證,她開始是支支吾吾,後來回去了兩次。直到今年的4月,我們才結了婚。

結婚的當夜,我抱著她說:緋青,你為了我放棄了你的父母朋友,值得嗎?你真的願意跟我一起,不論富貴貧窮的過一輩子嗎?她信誓旦旦的說:我既然選擇了你,就不會後悔,不管你是富貴貧窮,我都會和你在一起,就算你淪為乞丐,我也不會離開你!我聽了好感動,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只能在心裡默默對自己說:緋青,為了我你付出得太多了,我一定會加倍努力,好好愛你一輩子!

但這種幸福而平靜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,在我們結婚的第6天,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,他凶狠狠的對我說,他是緋青的前夫,與緋青是在2月份才離婚的,有一個1歲多的小孩,這次是過來討要小孩的撫養費的。我聽了像一頭發了狂的野獸一樣,控制不住自己,就打了緋青兩個耳光,問她為什麼要騙我,要隱瞞以前結婚的事!這是我們第一次吵架,也是我第一次動手打她。事後,我對她說,我可以不計較你以前的事,但我不會替你付孩子的撫養費。緋青默默的,一句話都沒說,生活似乎又回歸了平靜。

但從這以後,我們的生活就像罩上了一層霉運,5月下旬,緋青因為宮外孕動手術,花了一千多。六月份我又為治療胃病,花去一千多,更令人煩心的是,那個催撫養費的電話總是一天接一天地打,我只好將家裡電話停機了。生活不順,我們也小吵小鬧了三四回,每次吵完架,我都會深深的自責,會悄悄的用煙頭在手背上燙一個痕跡。我以為這是每對新婚夫妻必經的磨合期,幸福美滿的生活就在後面不遠處等著我們。

我下意識地朝曉平手背上看去,他趕緊縮回手去,但手背上三三兩兩的被煙頭燙傷的疤痕又哪裡能夠抹去。

9月,緋青告訴我她懷上了孩子,我好興奮,憧憬著當上爸爸的幸福感覺,但這種高興沒持續幾天,又出事了。我們這些做服裝生意的店主突然接到一個通知,說屋主要收回店面,要我們盡快自行處理貨物。我既擔心又著急,這個店可是我們全家人的身家性命,可是緋青看起來似乎絲毫不受影響,她照舊吃得安心,玩得開心,照舊要我一人看店賣服裝,夜裡八九點出去給她買零食、消夜。我以為懷孕的女人都是這樣,並沒想到我所珍惜的幸福生活已經不久了。

無覓處

11月6日,星期六,生意很好,我一個人在店裡忙不過來,可是到處找不著緋青的影子,她又跑出去玩去了。下午關門回家,她連飯都沒做,我沖她發了脾氣,沒想到她理直氣壯地說:我幹什麼去了你管不著,今天是我兒子生日,我給他打電話了,怎麼了……我一聽,長時間的不滿爆發了出來,激烈的和她爭吵起來,吵過之後,我像往常一樣去抱她,哄她,沒想到她竟狠狠地咬了我一口,我情緒失控,打了她一耳光。那一夜,我們都徹夜未眠。

第二天,緋青走了,留下了一張紙條,說:我出去玩一會,下午就回來,你別擔心!我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來,馬上到處找她,但找不到。我給她父母打電話,也沒人接……

緋青這一走,果然就沒了消息,我一邊忙著店裡的事,一邊給她老家打電話,寫信,用盡一切方法來找她,但她父母始終不透露有關她的半點消息。那段時間,我魂不守舍,寢食難安,滿腦子滿心全都是她,連做生意都心不在焉,丟三落四。

11月22日,我再也無法等下去了,我把服裝店託人看管,長途跋涉跑到她老家,買了禮物去拜訪她父母,可是她父母說她沒回家,還把我買的禮物往外面扔。我只好在他們那個地方到處貼尋人啟事,直到25日,她終於給我打了一個電話,約我見面談一下,我立即打車飛馳而至,在一個小飯店裡見到了她。她冷冰冰的說,她不想再跟我回家了。

我被幾個老鄉拉了回去,想到家裡年邁的父母,還有前途未卜的店面,我告訴自己要慢慢忘掉這個曾經讓我幸福快樂,現在卻殘忍折磨我的女人。但我根本忘不了她,她的影子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腦海裡晃動著,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著她的氣息,彷彿隨時都可以勾起我對她的思念。

我每天給她父母打電話,繼續寫信,但依然毫無結果。

我是那樣的愛她,為她付出了那麼多的愛,但她就這樣走了,肚子裡還懷有我們愛情的結晶,難道從前的情義就真的消失得無影無踪嗎?我們的同生緣就這樣結束了?